最近的热播剧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吧,我一个从不看剧的人,破天荒的追了回剧,不是盲从和单纯的热而追,而是在不经意的某一瞬间它映射了我们的生活,也是普通人生活最为真实的写照。

距离上一次提起笔已经很久很久了,生活的烟火气会慢慢磨平我们的棱角。我,希望自己日后的生活可以空明澄澈,而在毕业后接近十年的时间里,我也践行着自己的希冀。

09年踏进大学的校门,学的园林工程,那个年代,专业绝对的冷门,本着干一行爱一行的原则,毕业选择了园林相关的工作。我呢,并不是一个志向特别远大的人,在我的认知里平平淡淡的生活是我的追求,所以毕业之初的想法就是在这个行业一直干下去直到退休。很幸运的是毕业了在自己的家乡找到了甲方的工作,专业对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,那几年着实活的潇洒自在!好景不长,大概14年的时候,房地产市场迎来了危机,在我们这样一个三线的城市里园林什么的活着太难了,而我也遇到了人生第二个徘徊期。作为小城市的类工科的女生,上帝好像并没有选择给我们开启一扇门,同时也把窗户给关上了。为此我迷茫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,直到有一天办公室的一个大姐姐跟我讲了一段话,她说:“很多时候,我们都是迷茫的,谁都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干什么,如果找不到路,那就边走边找,走着走着你就能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”。接下来的几年里,我一直在赶路,为了不停的完善自己,提升自己,做过行政,运营,采购,办公室里除了财务几乎全干了个遍。或许有人会说什么都干,那是不是岗位的稳定性就差了。嗯,是的,频繁的更换工作岗位在老一代的hr心中,你就是没有深耕性和稳定度。我曾经特别受伤的是我去宝能面试的时候,那种受伤不是言语的重伤,而是来自自尊的打击,但是我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。人世间走一遭,本就是历劫,经历的多一点没有什么不好。

20岁之前的时候总觉得时间过好慢,25岁往后的几年,感觉时间在加速跑,快到父母白了发,快到转眼就进入了30。2020年我30岁,我从来不去设想自己30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,但是当我真正走进30的时候我才发现不经意间很多东西都在改变着,最大的变化是开始去思考,深层次的思考。

2020年我们都经历了很多,年初的疫情席卷着全国各地,也因为疫情在家猫了好几个月,在那段时间里学会了更加爱惜自己,懂得了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。那一刻的感触我想大家都有,没有什么是比活着更幸福的!随着陆续的解封,我才猛然发现,我的所有计划全部被打乱,而30对于我来说是重新开始,也是涅槃重生。19年年底离职了,4月份开始真正找工作,可是疫情让经济瞬间倒退了,拖垮了不景气的企业,找工作变得比任何时候都难,从4月到现在我感受着自己所经历每一步的不易。这个社会嘴上说着的男女平等,但是在很大意义上对30+女性并不友好,尤其是在赶上疫情。我这么多年投过的简历也没有这几个月的多,所有能用的上的app几乎都发挥着自己的作用,整个找工作的过程,经历着没人看-有人看没回应,好不容易收到了几家自己比较心水的offer,在要正式上班的时候,却被告知不需要了,当然也有自己还不错,自己综合各方面考虑拒绝的。在很大程度上,我变得谨慎了,或者说是开始全方位的思考,哪怕只是工作。忙活了3个月的时间,最终选择了妥协,选择了一家医疗公司做采购,每天忙不完的医院订单,采购,收货,发货,送货,第一次觉得自己为了生存而生存。尽管这样,哪怕是妥协,我也知道我心里有所不甘。工作的同时我还报考了城市所属的社区工作者,报考的原因很简单,在这个社会高速发展并且疫情没有完全结束的时代,稳定是首需,我们的梦想需要在解决了基本温饱的前提下才得以实现。我报考了我们这的中心区,650选60,很遗憾,笔试没通过;后来又去报考了经济区,350选40,笔试划线过,排名90,距离40的上岸排名感觉遥不可及。很多人劝我放弃面试,因为90的排名不可能有上岸的机会,可我骨子里真的倔,越是失败的时候越是会激发我的斗志。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做了一个不像是成年人该有的举动,面试考试的前一天我辞掉了工作,当时的想法很简单,孤注一掷,大不了重新来过,反正这一年动荡着不安着。很幸运,面试成绩很好,我干掉了50多人,成功了,逆袭了,我成了那场考试里最大的黑马!我想说的是,身边有机会的时候,哪怕只有一丝丝光明,只要不放弃,你总会收获你想要的一切!

三十而立的年纪,没有而立,依旧为着自己小小的梦想努力着!三十而已,只是而已,什么时候起航都不算晚,无论你是男生女生!每个人有每个人不一样的路,我的选择是多变的,无论你选择是坚守还是变化的,不要害怕,不要气馁,生活不如意十之八九,我们在经历中成熟,在磨练中长大,你就是独一无二的你,愿我们一路同行,一路加油,有梦想的人永远年少!

《 上一篇:快乐的毛毛

》 下一篇:返回列表

所属分类 人物 所属标签:

除非注明,大树下的文章由Aimee原创,欢迎转载!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,谢谢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dashuxia.com.cn/article/435.html